• 欢迎访问

《这个炮灰他拿了万人迷剧本》by几处留白

茶文化 2个月前 (04-16) 14次浏览 0个评论

文案

米黎穿到了一本玛丽苏狗血言情文里,成了里面一个早死又没什么战斗力的小炮灰。

小说中,女主靠圣母白莲花取胜,得到了所有优质男人的青睐,甚至反派至死都在爱着她。

米黎不想掺和进去,他又咸鱼又怕死,只想安安静静回家里当他的小少爷,从此吃喝玩乐不为主角团忧愁,怎知突然就跟反派结婚了?

这也就算了,为什么放弃追求男主之后,那个男人看他的眼神也不太对了,还有奇奇怪怪的男配们……

米黎:诶我警告你们,不要过来啊!

江朔一直觉得自己好像身患了什么离魂之症,不然为什么内心毫无波动,但是只要一看见那个女人就不由自主的去行动?自己明明就不喜欢女人,却每次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去安抚对方。

直到碰见了米黎,有这个小拖油瓶在,他居然可以随心所欲不被控制,再也不用违背本心去接近女主了。

江朔:可恶,这是个小宝贝,得想办法留下他。

结婚前——

江朔:我知道你喜欢男主,咱俩就是契约婚姻,我病治好了就放你走,绝对不会亏待你。

米黎:啥玩意儿啊?

结婚后——

江朔:什么狗屁男主!离我的老婆远一点!

米黎:???

喜闻乐见打脸虐渣√

1.想起我是谁了吗?

这是米黎天旋地转的头晕过后第十六次看表,距离他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已经过去了41分钟。

此时的他面无表情的坐在观众席,看着自己这一身价值不菲的白西装,眉头少说皱了三十几次。

不是?现在穿越都这么随便了吗?

在台上争来抢去的那几个男人是什么人,还有那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又是谁?

“卧槽……”

“谁拿红酒泼的我?!”

米黎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么好看的白西装,心疼的赶紧把被红酒泼到的地方擦干了,天老爷,小穷鬼他可没穿过这么昂贵的衣服呢,到底是哪个傻逼给他衣服上泼的红酒?

台上那几个人好像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几个男士围在一起吵得不可开交,有两个还挽起了袖子,其中一个穿黑西装的揪住了另一人的领子。

红酒可能就是争执间不小心碰倒了酒杯,而米黎坐在那看戏直接遭了殃。

窒息。

“唉……”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之后,米黎总算把心沉了下来。

这具身体温热,触感真实,再怎么觉得离奇玄幻,他也好像是真的穿越了,车祸之后没有死,在另一个世界又活了过来。

摸了一把裤兜,还是到处找不到手机。

什么信息都没有,正一筹莫展之际,耳畔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音。

“这是你的手机吗?”

“诶?”

倒是没想过在这个紧要关头居然真的会有人来跟他搭话,米黎掀了掀眼皮,最先入眼的就是一张刀削的侧脸,还有一张唇色很淡的薄唇。

抬眸往上看的时候,正对着灯光,其实有些微微刺眼的。

下意识的闭了下眼,那人就在他身边坐下了,“不介意吧?”

米黎摇了摇头,接过手机之后点开了屏幕,果然在亮起的锁屏里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穿过来的这具身体跟他长得太像了,就是照片里的这个孩子看起来明显要比他青春靓丽很多。

他应该被家里人养的很好,皮肤白皙,发色乌黑,笑弯的眼眸里像是落入了细碎的星光。

很朝气,光是一张照片,都能感受到那种向上蓬勃的生命力。

他抿了抿唇,“谢谢您。”

旁边的男人冷冰冰的接了一句“不客气。”

两个人之间很安静,除过递手机说完这两句话后,长久的都是沉默。

米黎还没来得及细看他的长相,就又被台上的一声啜泣给夺走了注意力。

女孩子声音微颤,哭的眼尾通红,染上了桃魅的春情,眼睫还上挂着晶莹的泪珠,“你、你们别吵了。”

狗血果然走到哪里都是不会落下的情节。

该不会是穿越到了什么言情小说玛丽苏世界吧?

米黎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反正看着这场面就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啊?”

米黎被身旁这位不速之客吓了一跳,“我刚、笑了吗?”

“笑了,声音很轻,不过我听到了。”

照旧还是那副很冷心冷情的口吻,并没有很霸道的感觉,甚至从当中都没听到多少语气起伏,可就是莫名的有一种压迫力。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说的不过是一个简单的陈述句,但是总觉得他在质问你什么。

米黎的手指搭在膝盖上,不自觉的蜷了蜷。

转过头去看他时,只瞧到对方一个超级完美的侧脸,好看的让他不自觉的就咽口水。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但男人的搭话好像又让他非回答不可。

最后只能又把问题丢了回去,“我不能笑吗?”

身旁的男人眉头跳了一瞬,他似乎也没料到米黎会问这么一句。

“当然可以。”

“这是你的自由,我只是好奇一问而已,你不想回答也可以,我以为你很喜欢顾新宇的。”

米黎:?

“顾新宇?”

“谁?”

什么玩意儿?

坐在身边的男人眉头深锁,表情异常疑惑,“你跟我掩饰什么?”

他猛地转过头来,看着米黎的迷茫的表情,语气变得有些不太好了,“你不是要跟他结婚吗?”

米黎:???

“啥?”

这会儿米黎才算真正看清了面前这个男人的样貌。

鼻梁高挺,嘴唇锋薄,完全是雕刻一般的立体五官结构,好像还带了点混血的味道,显得眼窝有些深,那双眉眼凌厉多情,眼尾是有一点性感的上挑,可这人身上透出的那股子冷艳风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哦对,这家伙还是个单眼皮。

巨好看的单眼皮。

瞳色有点浅淡,好像带着一点灰。

米黎就是形容不上来才觉得他是混血的,不然这张美人脸的基因也太好了吧。

他这人相当的外貌协会,看到好看的东西和人就走不动路那种。

这下完全被不知名的一身黑先生给蛊惑了。

一激动内心戏就超多的米黎眼睛都快瞪直了,一张嘴就磕磕绊绊的没憋住心中所想,直接夸赞道,“您、您真好看……”

江朔:?“谢谢。”

他一脸古怪,“米黎,你搞什么鬼?”

“您、您认识我?”

“我认识你不是很正常的吗?你说话怎么结巴了?”

那帅哥挑了挑眉,眼神微眯,像是被米黎搞得一头雾水。

“我、”

我居然和这种极品帅哥做朋友?

米黎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看够了才收回视线,自己安慰自己,“没什么,看帅哥真养眼啊。”

“……?”

江朔险些被他这一串的表演给逗笑了。

什么鬼,米黎这家伙难道还变性了不成?

居然在这装着不认识顾新宇,A城里有谁不知道他喜欢人家,追着屁股后面跑了这么多年。

都到结婚了,这一朝一夕之间给他假装不认识?

这小鬼心里打什么主意呢?

江朔和米黎交情不深,以前也不过是在晚宴上打过照面罢了,根本没有说过话,今天一见,倒是和传闻中有些不一样。

米黎自己傻够了,脑回路才接上来,“您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江朔内心OS:呵呵。

“顾新宇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吗?”

男人的口气里带上了些许嘲讽的意味,米黎刚想张口接一句,“都说了顾新宇到底是谁啊?”就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漏了点什么。

顾新宇,这名字好耳熟啊,这不是那什么《你是我心尖上的月亮》里的霸道男主吗?

好家伙,敢情他是穿越到了自己昨天晚上刷完的那本狗血玛丽苏言情小说里来了吗?

江朔:“……”

这小鬼怎么一惊一乍的?

米黎简直不敢置信,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一脸紧张的问坐在旁边冷漠又华贵的青年男子,“我叫什么?”

江朔有点被他咋咋呼呼的性子无语到了,可是对上了米黎一双多情水润的杏眸,这喉咙上下滚动一番又不受控制的念出了他的名字。

“米黎。”

这两个字一出来,米黎的心就直接凉了大半,真的是那本跟他重名的小说。

他舔了舔嘴唇,底气有些不足的发问,“那您叫什么?”

江朔差点能被他气笑了,“你不认识我?”

这微微上翘的唇角弧度,和那直达眼底没有笑意的目光,看的米黎心里咯噔一下,愣是没敢再问下去。

他慌乱的低下头去,有那么一瞬间想疯狂的逃开这里。

救命,为什么让他穿成了一个短命的炮灰啊呜呜呜QAQ

江朔还在看他,米黎虚汗都要滴下来了,等对方的视线好不容易离开他了,才想起来担心自己的处境。

他坐在那里低着头仔细回想了一下原主身上的剧情,关于他这个小炮灰的描述少得可怜,差不多就是一笔带过的事。

原主还算是个富家小少爷,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头上有哥哥姐姐疼,爹妈也宠的厉害。

可是这小少爷就是有点不知好歹,爱上男主之后疯狂作妖,甚至不惜和家里人闹掰,把自己老爸气病之后,如愿得到了和男主结婚的机会,但是最后却被女主搅局了,也没能结成。

米黎回想到这,不由得捂了捂脸,心里暗暗骂了句卧槽。

“我他娘的居然还是个不孝子。”

之后这个炮灰因为情感不顺很快就抑郁了,加上和家里断绝了来往关系,死的也很早。

反正就是前期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小炮灰,要不是米黎和他重名,这点剧情估计都记不住。

回想完毕米黎就觉得原主一定是个傻子,那么和谐有爱的大家庭不要,非要去喜欢什么男主,男主这东西是他们这等凡人可以肖想和染指的吗?为什么要想不开去当人家爱情路上的垫脚石?

他在旁边一边叹气一边喃喃自语,江朔本来都把视线收回去了,不知怎的又落回了他的身上。

“你思考完了吗?想起我是谁了吗?”

2.我绝对不会再纠缠你了

米黎这猝不及防被打断,脸上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极了。

帅哥,文中那么多优质男人,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哪一个啊!

眉头深皱的正跟江朔大眼瞪小眼呢,就又有人过来打扰他了,这回的男声异常霸道,米黎都还没意识到对方的“喂——”在叫自己,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先从椅子上给拽起来了。

“米黎!你在做什么?”

“赶紧跟晚晴解释一下,我和你只有合作关系!”

面前的男人看起来焦躁急了,眉宇间的戾气很重,米黎猜他这会儿的心情肯定不好。

领带有些歪,鼻息间的喘气声也有点大,是发脾气的前兆,总之看来十分不好惹,明明也是大帅哥一枚来着。

那人看到坐在他身边的江朔之后,脸色就更加不好了,“你怎么跟江朔在一起?”

啥?

你说什么玩意儿?

坐在我旁边这个优雅的极品大帅哥,居然是那个狠厉要人命的反派江朔吗?

我的个乖乖啊……

对方手劲很大,对米黎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脸,瞧那表情和说话的口气,明显是对他讨厌极了的样子。

“你、你先放开我,你拽痛我了。”

这帮人指定是有什么大病,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凶巴巴的看着就不像好人。

他一出声,顾新宇才重新注意到他,米黎身材纤细,但是并不显得羸弱,肤色是很健康的那种白,眼眶容易红,情绪上来了就会控制不住的湿眼睛。

大概是泪腺发达的缘故吧。

总是会比别人先在气势上弱一截。

是个挺漂亮的小少爷来着,不是那种五官精致像瓷娃娃一样的漂亮,而是很清秀很舒服的那种漂亮。

尤其一双杏眼,生的又多情又有灵气,湿漉漉的时候就像林间迷路的小鹿,单纯又无害。

以前的米黎总是高傲多一些的,顾新宇还没见过这么无辜的他。

晃神的功夫,手已经松开了对他的钳制。

米黎的面前莫名其妙的围上了好几个人。

吵吵闹闹的,头疼。

还聒噪。

谁啊都,他又不认识。

一个个长得到挺人模狗样的,怎么看他的眼神都透着股嫌弃呢?

招你们惹你们了?

还不等消化一下身边的大反派江朔这个事实,顾新宇就又怒声起来了。

“米黎,我和你是假结婚对吧?明明约法三章过了的,帮你这个忙之后,你我就在无交集的,你居然出尔反尔?!”

米黎:???

眼前的男人咄咄逼人的厉害,他气势很足,加上身高放在那里,米黎站在他面前显得有些弱不禁风。

可他还是忍不住发问,“你谁啊你?”

“……”

大概是谁都没想到米黎居然会这么跟顾新宇说话,站在这要求对峙的几人脸上的神情都很奇怪,简直变幻莫测。

米黎有些头疼,抬手搓了搓刚才被顾新宇捏痛的地方。

拿上手机有点想走。

顾新宇的脸终于拉了下来,“你说什么呢?你再说一遍?”

诶你们这的人都什么毛病?怎么都喜欢听人话说二遍?

米黎简直无语到了极点,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唇瓣,“不是大哥,我们熟吗?”

“你谁啊你?”

“你管得着我吗?”

太嚣张了米小黎,自己都想给自己点个赞了,你居然敢对帅哥这么说话了!

出息了!

可这话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眼前这个来者不善的男人看起来更生气了……

米黎发誓,要是顾新宇这眼神能聚形的话,自己可能早就被他发射的眼刀扎死好几回了。

他其实辨认出来了,穿着黑西装,和自己一身很搭的男人,不是本书的主角还能是谁?

肯定是男主顾新宇呗。

估计是场面太过冷硬,站在旁边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女人适时地开了口。

“黎小少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平日里可从来没跟新宇这么说过话的。”

米黎是黎家是黎家的小儿子,跟了母姓,所以叫一句黎小少爷也没错。

女主的声音很好听,不算是特别嗲声的甜姐儿,音色里还带着一股清冷的意味。

即便是在哭泣,也把那股子柔情拿捏得十分到位。

“这当中有什么误会你大大方方讲出来,不要阴阳怪气的好吗?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话说开了就好。”

“黎小少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今天只是来参加婚礼,祝你们幸福的,大家不要伤了和气。”

卧槽?

米黎脑子里当时就炸开锅了,这都什么圣母白莲花绿茶发言?

你才有误会!

啥叫阴阳怪气?我一刚穿越过来的小年轻,我连自己爹妈是谁都没搞清楚呢,你在这给我乱扣什么帽子?

嘿我这暴脾气,米黎直接被女主的一手柔弱不能自理的发言给整笑了。

“我靠……”

“你一口一个新宇、新宇的,叫的真是亲热啊。”

“谁跟你阴阳怪气了?”

“就他?他叫顾新宇是吧?”

米黎抬手指了指顾新宇站到位置,“咱俩怎么了啊?我看这情形是跟你假结婚吧?”

“是不是啊?”

他是真的脾气上来了,这口吻一点都不像骄矜高贵的小少爷,反倒有点小黑巷地痞流氓嚼口香糖那味儿了。

这圈人看他的眼神越发的难以言喻,简直像是被雷击了一样,震惊中带着迷茫。

米黎他原来是这个脾气的吗?

“问你呢,说话啊!”

顾新宇这霸道总裁当惯了的人,还是第一次被人吼,嘴巴开开合合的显然没能很快进入到这个状态里来。

“是。”

米黎看着他一脸不耐烦,“那结成了吗?”

“没有。”

“那老子跟你扯证了吗?”

“没有。”

“啥都没有你在这质问我干啥?我欠你的?就算是合作关系,没有履行完合作关系的人是谁?我需要解释什么?解释我无缘无故被人指着鼻子凶了一通,还是我这无辜又纯洁的白西装就此报废。”

他翻了个白眼真的憋一肚子火,就这智商好意思当霸道总裁,原主身边到底都什么人啊?

真的好讨厌他们看人那种眼神,优越感高的不行,看着就生气。

在场的几人都被米黎这架势给唬住了,印象中米黎一直是一个乖巧听话,性格很软的小少爷,有些娇气是真的,可也从来没说有这种脾气啊?

别说顾新宇吃瘪了,连一向八面玲珑的女主孟晚晴也没想到。

也就坐在那围观了全程的江朔嘴角露出了略带玩味的笑容。

他好像还挺欣赏米黎现在的作风。

有趣。

孟晚晴怔愣片刻,随即抬手挽了挽已经有些松散开的头发,把两缕长发别到了耳朵后面,缓缓的又开口,“可是米黎,不是你告诉我你和新宇是认真的吗?”

“你还给我发了请帖……”

她这么一开口,好像又给霸道总裁把智商接了上去,顾新宇看他的眼神一下子立马又变得凶狠无比。

“米黎!你不是跟我讲好了,不会让晚晴伤心的吗?你到底跟她都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

听听,多么智障的发言,他小学二年级看的言情小说都没有这种言论了好吗?

米黎无语的自嘲了一声,“我真是笑不活了。”

这个场面这么难看,受害的不该是他吗?为什么这女人哭的那么伤心,然后他还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脑子里瞬间飘过几个大字:受害者有罪论。

他都不想斟酌一下词句了,就他这脾气,死都经历过一回的人了还怕什么。

当即没什么好脸的开了口,“我寻思,你要是真的心疼人家,一开始就不会答应和别人结婚的。”

“你现在在这里声讨我,有什么用呢?”

米黎看了一眼楚楚可怜的孟晚晴,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总之对这种装可怜的态度很是不买账。

“至于你,你爱要谁你拿走就好了,反正我们也是假结婚,这婚没结成,你也可以放心了。”

“你要是真心来祝福的话,就不会哭的像个奔丧的一样扰乱我们的婚礼现场。”

“说白了还是不死心,不用在我跟前装的这么通情达理,我对你没兴趣,对你的男人也没兴趣。”

“今天这场子,散了就散了,散了简直大快人心,我谢谢你啊。”

“你放心吧,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绝对不会再纠缠你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