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女儿欠下巨款,债主讨债上门,见到正在扫厕所的凌天吓瘫:王座,怎么是您?

茶文化 2个月前 (04-28) 38次浏览 0个评论

第1章

“将座,您威名赫赫,万人敬仰,为何还要来云城这小小的地方做上门女婿?”

“五年前我欠一个女人一份情,今日我要用尽余生来补偿!”

一位气宇不凡,带着淡淡肃杀之意的男子从机场走出。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名身姿挺拔,器宇不凡的青年,自始至终,这名青年都对凌天充满尊崇和敬畏。

两年前,他一战灭十国,一人斩敌国百将,一战打出了他的威名,他是旷古绝今的大英雄,他叫凌天。

五年前,凌天却是区区一个外卖员,作为快餐员的凌天,去林氏集团送一份外卖,有幸见到了云城第一美女林若初。

因为那份外卖,让她清白尽毁,名声一落千丈,而凌天也因此锒铛入狱。

从一开始,这份外卖就是一个陷阱,一个阴谋。

凌天拎着外卖刚走出电梯,就被人打晕,然后带到了林若初的办公室。

一夜之间,云城第一美女与小快餐员在办公室的风流韵事,风靡整个云城。

林若初的名声瞬间臭名昭著,声名败裂,而凌天也因此入狱。

入狱两个月后,他被戴罪立功上边境杀敌,开始了五年的戎马生涯。

五年来,他无数次死里逃生,无数次奋勇杀敌,终成一代战神,只为了将来能配得上林若初,有资格去补偿这个被他伤过的女人。

今日,他功成归来,便是要了结当年之事!

“罡龙,一切都查清楚了吗?”

“报告将座,都查清楚了,和之前那位兄弟调查的一样。”罡龙挺直了身子,恭敬回答。

“好!”

“将座,这是我让人给你准备的新身份证,他们今日,要为林若初……哦不,嫂子,他们要为嫂子选婿,这是你参加招婿的新身份。”罡龙刚说出女人的名字又赶紧改口。

既然她是将座的女人,他必须无比尊敬。

选婿?

凌天眉头不觉拧到了一起,眼睛里放射着冷冷的寒光。

五年前因我让你受尽屈辱,五年后我定让你万人仰慕!

……

刚走出机场,前面有个身高马大的男人,携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走过来。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找我妈妈!”小女孩一边大声的喊叫着,一边奋力挣扎。

男人顿时神色慌张,赶紧捂住了小女孩的嘴。嗯?!

这双灵动的眼睛,怎么让他觉得是那么的熟悉?

凌天身子一怔。

正是这样一个对视,让凌天再也无法移开视线,特别是小女孩流泪的样子,莫名的让他心里疼惜起来。

看到凌天看向自己,小女孩也突然像是有所感应,她奋力的想拿开人贩子捂住她嘴的手,却无奈力气太小,一双眸子,只能殷殷的看着凌天,盈满了泪水。

她无助的眼泪从眼眶里打着转,是那么的凄然,凌天的心也随之往下一沉,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这感觉……

“罡龙!”凌天陡然爆喝,旁边不少路人吓了一跳,纷纷侧目。

“到,将座!”

罡龙挺直身板,高声回应道。

凌天的眸中散出无尽寒意,直直盯着远去的男人。

“拦住他,救下那个小女孩!”

“是!”

下一秒,罡龙鬼使神差的出现在男人面前。

男人见状,捂紧了小女孩的嘴巴,狰狞道:“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

话未说完,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传来,男人忍不住哀嚎了出来。

“我罡龙要管的事,还没有人敢阻拦!”

罡龙把小女孩接过,厉声喝道:“给你三秒钟,滚!”

人贩子又惊又惧,直觉告诉他,眼前两个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便连滚带爬的消失在了罡龙面前。

重获自由的小女孩哭着扑进凌天怀里:“谢谢叔叔,救了我。”

凌天捧着小女孩的脸颊,帮她揩拭着眼角的泪水,一种亲近感油然而生,小女孩真的很美,甚至美的有些不可方物!特别是那双眼睛,就仿佛晶莹剔透的露珠一样!

但凌天知道,让他心里刚才悸动的,并不是因为小女孩的美,而是因为小女孩给了他一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具体他也不知为什么,兴许是五年的铁血戎马,少了一些剑胆琴心,侠骨柔情吧?

“孩子,去找你的妈妈吧。”

凌天把小女孩从怀里放下。

小女孩撇了撇嘴,哇地一声又哭起来。

她紧紧的抓着凌天的衣服。怎么也不肯松开手。

“叔叔,你别走,别走好吗?”

小女孩眼睛里滚动着泪花,让凌天看的又爱又怜。

凌天无奈,只好蹲下身子,又把小女孩抱在怀里,帮她揩拭泪水,安慰她。

但不管怎样安慰,一旦凌天松开怀抱,放下小女孩,她就接着又哭。

“叔叔,你长的好像我的爸爸,你以后天天陪我玩好不好?”

“将座,还别说,这小女孩,还真的与你有几分神似,特别是那眉毛,更像,透着一股……”

凌天瞪了他一眼,罡龙意识到自己话多了,忙及时闭嘴。

“叔叔,咱们一起玩捉迷藏好不好?”

小女孩的稚气的言语,让凌天这个所向披靡的战神,生出怜惜的感觉来。

戎马五年,铮铮铁汉,凌天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今日,却是被这样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给弄的举手无措。

无奈,他只有抱着小女孩,去附近的岗亭,交给警察了。

如不是他要赶着去参加招婿,了却积压内心五年的愧疚,他倒是可以再多陪一会儿小女孩。

“罡龙,她就交给你了,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拿你是问!”

“是,将……天哥!”罡龙刚想说出将座两字,又赶紧改成了天哥,因为,凌天告诉过他,这次返回云城,不要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在有人的地方,称呼他天哥。

凌天刚走出岗亭,一个姣好容颜的女子手里拿着手机,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眼睛里都着急的有了泪花,今天是家族给她招婿的日子,女儿却突然丢了,她心里除了着急,更多的还是不安。

五年前,因为那件事,导致她怀孕生下女儿,她生命中的所有一切美好都坍塌了,她成为了整个云城的笑柄,成为了家族的耻辱,地位也一落千丈。

但女儿是无辜的,纵然她面临很多嘲讽,对女儿的爱,却从来没有少。因为,她觉得女儿本身就命苦。

她从小缺失父爱,不能再缺失母爱。

她一边走,一边接着电话,电话里的男人充满愤怒。

“选婿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去了哪里,怎么还没有到现场?”

“努努差点儿丢了,被人送到了岗亭,我接了孩子马上就赶回去。”

“一个孽种,丢了就丢了,有什么值得疼惜的!耽误了招婿,让爷爷生气,你担当得起吗?”电话里的男人咆哮的说道。

听到电话里的人对女儿的恶言恶语,女人鼻子一酸,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她却没敢吭声,她在家族的地位因为五年前的那事件,早已经降到了最低,她恨那个男人!

如果她再多说话,只会让女儿以后在家族更遭罪。

她挤掉眼睛里的泪水,咬了下嘴唇,说道:“我很快就回去,不会耽误招婿的。”

……

第2章

云城,林家别墅。

家族中人要为林若初招纳上门女婿,三十多人的竞逐,让整个林家热闹非凡!

而作为三流世家的林家,也再次被整个云城瞩目!

凌天,就站在这三十个人之中!

林若初的母亲许慧坐在台下的椅子上,看着这三十个人,恨不得咬掉自己的指头。

林家这哪里是要给自己的女儿招婿,分明是要把她推进火坑。

这三十个人,家境平平不说,并且还都犯有前科,甚至,有一人竟然还是強奸犯!

要知道,五年前的那件事,对女儿产生了极大的心理阴影,谁都知道她心里最痛恨的就是強奸犯,而家族中人,却还找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给女儿竞逐夫婿之位,分明是在讽刺女儿,刺激女儿,往她伤口故意撒盐!

许慧心里无比愤懑,可她又不敢撄怒老爷子。

老爷子在林家地位尊贵,即便被他宠溺的贤子贤孙,平时都不敢惹他生气,许慧就更不敢了。

她着急的对身边的丈夫说道:“林山,你快想想办法啊,一会儿女儿就该回来了,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许配给这些个不入流的男人吗?”

林山生性老实,他又怎么会知道这是家族中人故意算计女儿,想要伺机把女儿从家族公司驱赶出去,从而让她失去分得家族资产的资格。

五年来,林若初虽然因为当年的事件而声名败裂,但她却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家族公司上,为家族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为了家族公司最有能力的人,正是因为她在家族公司太出类拔萃,太过光芒,才让家族小人产生了嫉妒,心生不安。

作为林家养子的林山,在林家的地位很低,今天虽然是给自己的女儿招婿,但他向来没有在家族中说话的权力,只能服从,即便今日他心里有些压抑,也不敢去找老爷子。

听到妻子问话,他唯唯诺诺,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咱女儿带着个孩子,找个普通男人,也未尝不好,这样孩子将来也可以少受点气!”

许慧一听丈夫这话,险些气炸!

嘴唇都气的哆嗦了,她眼睛里闪着失望:“林山,你还是个男人吗?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没用的男人啊!”

说话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口响起。

林若初带着女儿努努,匆匆的赶回来了,因为走的太着急,额头都浸出了细微的汗珠。

站在三十人之中的凌天,那一刻,目光从人群中穿过,落在了林若初的身上,心里猛然一阵悸动,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愧疚之情又一次油然升起。

五年了!

她肯定遭受了很多嘲讽!

她肯定忍受了很多痛苦!

她肯定也流了很多眼泪!

那一刹,铁骨铮铮的凌天,眼窝里竟然泛起了层层潮湿!

“你怎么才回来?你是不是对爷爷给你安排招婿不满意啊?”一个和林若初差不多年纪的男子走过来,气急败坏的埋怨了一句。

他是林若初的堂兄,叫林茂,平时经常找林若初的麻烦,也是林若初在家族最反感的人。

“我女儿努努走丢了,我去找她了。”林若初来不及擦拭额头的汗珠,赶紧解释。

“行了,行了,别再跟我提那个小孽种!你在这里先等着,我去禀告爷爷!”林茂不耐烦的说道,他一想到林若初生的那个孩子,就感觉恶心。

林若初这才赶紧点着头,走到了母亲许慧身边。

许慧早已经眼眶潮湿,特别是看到女儿额头浸出的汗珠,她更是一阵心疼,一边流着泪,一边帮女儿擦拭汗水。

林若初紧紧的抓着许慧的手,挤出一丝笑:“妈,我没事的,就是刚才路上走的有点儿着急了。”

许慧抿着嘴,嘴唇哆嗦着,却再也说不出了话,只是使劲的点头,任凭眼泪滚落而下。

她又岂会不知,女儿的笑隐藏着多少苦涩与委屈,只是,她从来不向任何人诉说。

哪怕,是她的父母。

“爷爷出来了,爷爷出来了!”

突然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顿时整个大厅人头耸动,气氛也空前的高昂起来。

只见满头银发的林老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虽然年过八旬,但却精神抖擞,特别是眼睛里,透着一股不可忤逆的威严,让人不敢向迩。

“恭喜林家主,招了一个百里挑一的孙女女婿!”

“林家主,家丁真是越来越兴旺啊,恭喜,恭喜!”

在众人的恭维声中,林老爷子走向了座首,被两个孙儿扶着坐下。

他对身边的男子摆了摆手,示意了一下。

男子便点点头,走到了台前。

他是林茂的父亲,也是林老爷子的大儿子,叫林江,是在家族中仅次于老爷子地位的人。

他字润珠圆的宣读起来:“经过家族中人层层选拔,然后族长最后定夺,我们从三十个人之中,选出了一名最优秀的男子,来做我侄女林若初的夫婿——他叫凌天!”

话落。

凌天从三十个人之中走了出来。

那一刻,整个大厅轰动,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鼓掌。

但林江却是嘴角闪过了一抹别人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心里清楚,在这三十人之中,眼前的这个男子,是被判刑最重的人,并且,还是一名強奸犯!

他又岂会不知林若初最恨的就是这种人,毕竟,她当年就是被这样一名犯人给害的声名败裂,如今,再给她招一个这样有前科的人当夫婿,势必在云城又要满街流言蜚语,让她的名声更一败涂地了。

以后,还有谁会与这样的一个臭名昭著的女人谈公司业务?

就算她能力再出众,只怕以后也是徒劳,没有了业务,她在家族公司也就无法待下去,也就没有资格分得家族资产,更没有了与他儿子林茂竞争接班人之位的机会了。

林江对林茂使了一个眼色,林茂会意,从台上走下,把手里的一份档案递给林若初。

这正是凌天的个人资料。

林若初接过来,看了一眼,顿时身子一颤。

強奸犯?

醒目的三个大字,犹如一把匕首猛然刺入林若初的胸口!

他竟然是一名有案底的犯人?!

爷爷竟然给她招了一个这样的人当夫婿?!

怎么会这样!

这不可能!

他可是自己敬重的爷爷,他可是家族的族长,他明明知道自己心里最痛恨的是什么人,他不可能给自己选这样一个夫婿!

林若初木讷的摇着头,眼眶瞬间潮湿。

这是对她多么大的嘲讽,多么大的羞辱!

让她与这样一个人共同生活,同处一室,她做不到!

“我不同意!就算选一个傻子,我也不选他!”林若初当即就抹了一把眼泪,反抗的说道。

“不同意?呵,你一个连贞结都没有了的女人,还挑三拣四啊?人家没有嫌弃你就不错了!”林茂嘲讽的说道。

“是啊,五年前你就不干净了,今天这个強奸犯配你最合适!”

家族中人,在林茂的牵头下,一个个对她冷嘲热讽,每一句话都像寒冷的匕首一样,刺入林若初的心里。

林若初流着泪,反驳道:“我哪里做错了,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

“哪里做错了?她竟然还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呵呵,那我今天就告诉你答案,因为你贱!”林茂哼笑道。

这些年,因为林若初在家族企业表现太优秀,所有的光芒都让她一个人夺走,林家人岂会心里不憎恨?

林老爷子也发话了,语气中带着一股威慑:“你知道努努今天为什么走丢吗?”

第3章

“如果你再这样执迷不悟,努努下次就不是走丢这么简单了,和家族对着干,会有什么下场,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

林若初当即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僵在了原地,险些一个趔趄倒下。

原来,努努的走丢,竟然不是偶然!

爷爷的话,无疑是一道命令,如果她继续忤逆,面临的肯定是严厉的惩罚,甚至,还会危及努努的生命,可是,如果她选择接受,将是对自己一生的折磨。

林若初咬着嘴唇,身子颤抖着,眼泪不停的涌出。

命运这样安排,她不得不屈服。

她饮泣着泪水,点了点头,对林老爷子说道:“好……我答应……”

林老爷子凛冽的眼神慢慢收敛而起,然后转身离开。

从人缝中挤过来的努努,当即冲向了台,一把抱住了凌天的腿:“粑粑!”

她泪眼婆娑的望着凌天,祈求的哭道,“叔叔,你从机场离开后,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现在你成为了我的粑粑,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好吗?”

凌天身子一怔。

他刚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林若初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人缝中的努努。

没想到,她竟然是林若初的女儿!

怪不得,从机场第一次见到她,凌天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

甚至,罡龙还说小女孩与他长的有些神似。

凌天根本就没有想到她竟然是……

努努可怜巴巴的泪眼,瞬间把凌天的内心击溃,当即泛起一股苦涩的滋味。

这个孩子,太可怜了!

他赶紧蹲下身子,把努努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然而,人群中这时却是传来一阵嘲笑声。

“不愧是一个野种,随便见到一个陌生人也叫爸爸,和她妈妈一个德行,就是贱!”

“有其母,必有其女,还不是那贱货教养的?”

“是啊,真恶心,从小这样,长大了,还不得是一个绿茶婊?”

众人的恶毒言语,让林若初心里无比刺痛。

她抹了一把眼泪,猛然推开凌天,把努努从他怀里夺过来。

“我可以答应爷爷,让你跟我回家,但不会让努努叫你爸爸!”

一想到,他曾因玷污女人而入狱,林若初就心里翻涌,她绝不可以让努努叫这样一个有犯罪前科的男人为爸爸!

对凌天说完,她接着又对女儿说:“努努,他不是爸爸,你以后不要叫他爸爸!”

然而,努努却又哭了,眼睛里的泪花忽闪忽闪的。

“麻麻,你之前说过,只有粑粑才会保护我,别的小朋友都有粑粑保护,我从来没有,他在机场保护了我,他就是我粑粑,我要粑粑!我要粑粑!”

一边哭着,努努就挣脱林若初的怀抱,又跑到了凌天的跟前,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腿。

她哭的很伤心,泪眼磅礴,声音都嘶哑了,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凌天的裤腿,生怕一松手,再也找不到了。

“粑粑,咱们回家好不好,你不要再像机场那样,丢下我就走了好不好?我不要你走,不要你走!”

林若初心里慌了,这么多年,她又岂会不知,女儿因为没有爸爸在外面受到的冷落,这原本不是一个孩子该承受的!

之前,她是对努努说过,只有爸爸才会保护她,但林若初并不是向她表达这种意思,她是想让努努远离男人,免得受到侵害,她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又岂会理解这里面的深层含义。

林若初咬着嘴唇,使劲的闭了闭眼,一行眼泪顺着脸颊滚落而下。对于老天爷的这种安排,她的心犹如扯裂一般疼痛,可是,为了女儿,所有的委屈,所有的苦涩,她都可以忍,都可以去承受。

她饮泣着泪水,赶紧抱住了努努,颤抖着声音,不停的说道:“努努不哭,不哭,他是爸爸,是爸爸!”

凌天完全被女儿弄的心里纷乱了,他突然控制不住了情绪,鼻子当即一酸,心里的愧疚比之前更甚了!

他多么想告诉林若初,他其实就是努努的亲爸爸,他就是五年前电梯里的那个快餐员。而他现在的真实身份,是大夏拥有龙星勋章的护国神将,更是掌握世界著名财阀大亨,他功成身退,今日用一个假身份来参加招婿,就是来弥补内心愧疚的!

但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说出来,肯定会让林若初心里崩溃,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当年的事件是一个陷阱,不知道他是无辜的。

但总有一天,他会让那个布置陷阱的人跪在林若初面前,交代所有的事情,证明自己,不是坏人!

“粑粑,粑粑,妈妈说你是我的粑粑了,是我的粑粑了,你以后再也不要丢下我了好不好,好不好?”努努哀求的哭着,扯着凌天的袖子,让人看的犹怜。

凌天喉头发涩,却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赶紧使劲的点了点头。

“呵呵,渣男渣女配一对,天下不愁没人配!你看他们多像一家人啊!来咱们再给点掌声!”

林茂一边煽动着家族中人嘲讽林若初,一边走到了她的身边:“堂妹啊,今晚洞房花烛之夜可不要辜负了人家,一定要像五年前那样,这才有机会给努努生个弟弟呀。我觉得,努努肯定很期待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你说是不是?”

“哈哈,哈哈。”

林茂简直是卑鄙到了极点,用这种方式刺激林若初,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林若初脸色惨白,气的嘴唇都发抖了,狠狠的瞪眼看着林茂。

这时,凌天猛然走过来,站在了林茂的跟前。

眼睛里放射着寒光说道:“她是我的妻子,我不许你再侮辱她!”

.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