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美术馆逸致|今日雨打窗棂 无事饮茶挂画

茶文化 1个月前 (04-22) 17次浏览 0个评论

一城,一岛,一条河

茶事应和着四季,恰似草木对光阴的深情。即便端坐于茶室之中,仍能感知季节的律动,春花夏瀑,秋虫冬雪。

多少个春秋以来,传承有序的茶室器物彼此契合着,同茶道一样年长。每当我凝视茶挂上的笔墨游走,总能感受到片刻时间之河在笔尖缓缓流淌,美物抵心。

我国自古就有“坐卧高堂,而尽泉壑”之说,茶室挂画,是茶室布置时很重要的内容,茶室中一般只挂一幅。在于简朴,在于素雅,在于领悟。

日本《南方录》第十九章:诸般茶道具中,当以挂物为首要,是主客同修以穷诸茶道究竟、通达要妙的指归。而挂物之中又以墨迹为第一,无关乎笔迹之工拙,却是古德先哲手泽遗范,其文辞既好,义理闳深,正可悉心体悟,至若名挂物尤应考虑壁龛的造作。这里说的挂物即是茶挂。

茶挂,兴于隋唐,宋又延续,传于日本,于今方兴未艾。在日式茶道中,茶挂是茶事中的第一道具,这缘于挂物本有的文化艺术价值外,在茶会中茶挂也示意茶会的主题,体现茶人的用意。茶挂,是主客间无声交流的形式,是茶人感受四时光景后的内心独白。

在电影《日日是好日》中,武田老师的茶室每天都会更换字画。典子第一次去的时候,挂的是茶挂“薰风自南来”,老师解释说“你们两个年轻人就像清风一样来到家里。”之后,还出现过“掬水月在手”“清风叶里秋”“梅花薰彻三千界”“不苦者有智”等茶挂。它们贴合季节,也贴合人物的心情,更容易启发灵性与感悟。24年间,春去冬来,寒来暑往,在这日月交替中,茶道教室中的书法茶挂亦不断更换,跟随着节气和生活的变化。

一间茶室,夏天没有空调,窗门洞开,夏风穿流;冬天以地炉烧水沏茶,一室温暖。在舒适的春秋两季,我们也可以怡然享受。茶挂无声,道尽自然。

常见的茶挂比如“吃茶去”。唐代赵州从谂禅师在观音院主持四十年,留下诸多公案,最有名的是“吃茶去”公案。《五灯会元》载:赵州从谂禅师,师问新来僧人:“曾到此间否 ?”答曰:“曾到。”师曰:“吃茶去。”又问一新来僧人,僧曰:“不曾到。”师曰 :“吃茶去。”后院主问禅师 :“为何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 ?”师召院主,主应诺,师曰 :“吃茶去。”禅宗重在于悟, 这三个“吃茶去”有着直指人心的力量,奠定了赵州柏林禅寺是“禅茶 一味”故乡的基础。

“俭德”语出中国茶圣陆羽《茶经》中“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易 · 否》 中也有:“君子以俭德辟难。” 诸葛亮《诫子书》:“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中国古贤的俭德思想深刻影响到日本茶道, 日本的草庵茶道和侘寂特征都是对俭德的一种诠释。

“一期一会”是千利休集珠光(村田)流、绍鸥(武野)流之义理而提出的重要茶之道(不是茶道),后经七哲、三千家和千宗室(里千家)、速水宗达等人传修,得到进一步发扬。

事物的美好在于只有一次,因此要珍惜每一次。通过当下的一心一意,寻找到真正的心灵宁静。冬去春来,一斟一饮,一期一会,一瞬而过。人之一生,一只茶碗也不过只能用四五次而已。

滹沱美术馆主张将艺术融进生活方式。现代居所的飘窗位置,或是家里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放上心仪的茶具,那个调调就落下来了。而茶挂,不一定要很传统很正式的,也可以用有很生活哲理、现代艺术的小插画来代替。

一些喜欢练字、画画的人,可以用自己的作品作为茶挂,更是独一无二。不在乎写的如何,主要体现一种心境和状态,能够感染到访的人。

在我看来,这样的茶事照顾着在四季更替中彷徨不安的人们,使春凑得近些,夏少几分闷热,秋的色彩更加浓艳,冬季不要太寒冷。

滹沱美术馆亦有茶挂收藏,欢迎莅临。

编辑:桔桔

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